Disc.15 美國夢


※本篇為獲選者視角  

    我離開了船艙休息室,走上甲板,思緒乘著海風在思考要帶的武器裝備,以及下一步的走法。

  西北方的海平面處已可隱約見到油井的高塔,大概再一兩個小時,就會正式登陸了,即將就要面臨最後的決戰。

  要說不害怕,也只是自我催眠式的逞強。坦白說來,恐懼感比起潛入那瓦羅更甚,這是個只許成功不能失敗的行動,要是失敗了……不僅僅是自己的生命,還有阿羅由的長老和族人也無法挽救回來……一陣涼風吹來,不禁讓我起了哆嗦而顫抖。

  但很快地,從後背感受到一片溫暖覆蓋,驅散了先前的寒意,這時我才注意到,革力士準備了薄毯披在我肩背上。

  「海風吹久了容易受寒,大戰之前別因為這點意外倒下。」

  從後背傳來的暖意,逐漸擴散傳達到心裡,「謝謝,我會注意的。」

  「真的……不打算帶我們一起過去嗎?」

  革力士一反常態地在沒有戰鬥的白日之下摘下斗篷,露出完整面容,平靜地看著我,眼裡寫盡擔憂。

  我想,他沒有說出口的祈求,或許是大夥一塊兒殺入英克雷軍基地,正面迎擊。但是當我想起第十三號避難所的慘劇,一旦失敗,就會讓周遭所有人一起滅頂。

  我不能冒這個險。

  「這是我考慮過的——最好的方式。」

  革力士安靜地點了點頭,沒再說話。

  至多二十分鐘即將靠岸時,我們從甲板回到船長室,蓋西迪和天網迎面走來。

  「女孩,天網解析了FOB,用裡面的資料重新編譯加密了通訊程式,妳把它更新到嗶嗶小子裡。」

  蓋西迪又說:「這次正確捕捉到了他們的電波頻道,應該不會像上次被干擾,開著和我們保持聯絡。」

  穿上英克雷軍裝甲的我,假扮定期匯報的軍官,準備混入位於油井的基地總部。

  最後,我朝嗶嗶小子的通訊器回應:「祝我順利。」

    *  *  *  

  猶記離開故鄉阿羅由的旅程最開始,是接受長老派下來的任務——尋找伊甸園創造器,拯救被乾旱侵蝕而逐漸失去水源的村莊。

  那時我背負著全族的最後一線期待,找遍了西岸,最後在祖先的故鄉第十三號避難所得到它。

  當時萬萬沒想到,找到伊甸園創造器並非是美好結局的結束,而是災禍將至的揭幕。

  如今,我要真正結束這一切。

  FOB通行證讓我沒受刁難或質問,很順利地通過入口審查,以那瓦羅指揮官的身份入場,順利得令我再次懷疑是真的好運,抑或是陷阱。

  入口有一組巡邏的五人小隊,當我走過時皆立正朝我敬禮。

  「長官,總統找您去做定期匯報,待您準備好之後再去就行。」

  「知道了,我安置好一些事情就會過去。」

  能裝作那瓦羅指揮官的身份回覆,或許應該可以當作自己尚未被拆穿的證明而放心。

  天網事先分析出來的資料包含波賽頓基地的地圖和陷阱機關位置,並且計算標注了安全侵入與逃脫路線,省下不少功夫。

  在那瓦羅的指揮官室找出不少有用資訊,像是北方抓取俘虜的行動是由他主導負責,抓取到波賽頓基地後也是由他安排處置。這意味著從他循線著手,極有可能能找到我的族人。

  這次的救援行動要成功,需要有個但書:指揮官已死。但我無法在那場混亂之中確定對方的生死,這無疑是一顆未爆彈。即使如此,我們還是搶時間賭了一把,只要能搶先一步,就有機會。

  天網特別標註的地點有三處:地下一樓是現在所在的軍營,地下二樓是中央實驗場,標記顯示油井的動力核子反應爐也配置在這層,以及最後一層的總統辦公室。最重要的目的地很明顯,這一路走來就是為了前往那個地方。

  長老和族人會在中央實驗場那裡嗎?他們還活著嗎?忐忑不安的心,帶著期盼和恐懼,在路途中不斷冒出這些疑問。

  直到那聲嘶啞吼叫,將一切迷惘劃下句點——

  「走開!你們這些魔鬼!惡徒!你是要來殺我的嗎?到底還要殺了我們多少人才夠?」

  憤怒的老婦破口大罵,我一眼就看出來了,那正是阿羅由的長老。環顧周遭,除了阿羅由村民外,還有第十三號避難所的人類住民也被抓來這裡了。

(未完待續)